执着与机器人对话的“理工男”
2019-07-22

光明日报报道

7月15日,五千米天津分公司涂装车间攻破了生产线上的重大难题:FAD喷涂机器人仿形编程取得重要进展。攻破这个难题的带头人,是个刚刚工作2年的技术工人,来自“文广创新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的成员平均年龄28岁,大多数人并没有高学历,在成立的一年半中,累计优化质量项目370余项,攻破多项行业难题,为企业创造了上千万元的利润。

这个实验室的创办,起源于五千米天津分公司整车制造部涂装车间经理郝彦飞多年的思考。供职于汽车企业的十余年间,他眼见着世界汽车制造业机器化程度的飞速发展,也见证了我国汽车行业因技术落后,不得不以“市场换技术”的必经之路。那些掌握核心技术的外国工程师,收费是那样高昂。于是有个念头在他心里翻腾:市场给出去,要换来新一代员工的技术水平,要提升我国汽车行业自主创新能力。

在五千米天津分公司的涂装车间,自动化率达到75%,其中的面漆线甚至达到了100%。而与这些机器人“对话”的核心技术,牢牢地掌握在外国生产商手中。每当有新车型上线,重新给机器人编程,就要重金请外国工程师,停工停产至少三个月,总费用超过千万元。哪怕是解决一个很小的机械故障,也常常费用不菲。

“我们公司新一代的技术工人,学历普遍在大专以上,对电子设备,特别是电脑很熟悉,应该给他们机会试一试。”就这样,郝彦飞来到新投建的五千米华北基地,并向总公司党组提出,申请在涂装车间成立创新实验室。2017年12月,伴随着基地初建的脚步,“文广创新实验室”正式成立。为了表示支持,2018年1月,五千米党委书记范希军为实验室揭牌。

fm.jpg

实验室揭牌

实验室根据涂装流程,分为底漆攻关小组、PVC(聚氯乙烯)攻关小组、面漆攻关小组。没有设置专职人员,就让经验丰富、熟悉喷涂机器人的涂装技术工人刘广志牵头,从车间300多人中挑选出二十几个英语较好、善于钻研的年轻人,利用工余时间攻关技术难题。

当时,整个团队平均年龄不足26岁,几乎所有人都不是相关专业。经验少、不专业、资源封闭,“文广创新实验室”开局就是僵局。

底漆攻关小组的赵强,毕业于山东大学自动化专业,是实验室里不多的专业人才。加入实验室后,他更细心留意着外国工程师的操作,并试图向他们请教。但外国工程师们笑了笑,戴上耳机,还用隔离带拉出了一米见方的“工作隔离区”。

更有甚者,看到PVC攻关小组的朱立山在努力学习编程知识,外国工程师安德烈为机器人更换了新的密码。

雪上加霜的是,当面漆攻关小组的马霖通过自学摸索,终于研究出面漆线机器人的编程后,试着操作,却导致价值20余万元的设备损坏,这个25岁的小伙子吓坏了。天津分公司为此开了党组会,分析了成败得失,决定免除机器损坏的赔偿,并鼓励“文广创新实验室”继续钻研。从那以后,晚上下班后,周末闲暇时,“文广创新实验室”的成员们投入了更多时间在学习和讨论中。

2.jpg

 

一个个难题在这群“理工男”废寝忘食中被攻破。5个月后,PVC攻关小组突破了VMT视觉系统调试,这是重要的第一步,意味着掌握了机器人的“眼睛”;7个月后,第一次实现与机器人“对话”,一条面漆线完成了自主喷涂;接下来,几乎以每两个月一次重要突破的速度,“文广创新实验室”破译了涂装车间几乎所有机器人的编程。

实验室成立刚刚一年半,就通过技术创新带来了上千万元的效益,同时打破了汽车行业多年的技术壁垒。

这群小伙子的努力也赢得了外国工程师的尊敬。安德烈惊讶于朱立山的进步,主动赠送了一套工具钳子,以示友谊。

“下一步,希望将我们摸索出来的成绩、得失都总结下来,做成案例;将我们的研究撰写成论文;将创新成果申请专利。”郝彦飞和“文广创新实验室”的伙伴们,愿意将这些成果分享给整个行业的同仁们,激发大家的创新热情,为我国汽车行业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